平臺“拋售”銀行股 業內:網上銀行股權轉讓有風險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作者: 發布時間: 2021-06-17

個人急需用錢平臺“拋售”銀行股 買賣雙方網上“砍價”協商價格

閑魚平臺公開叫賣銀行股 敢買嗎?

大家用來轉讓閑置二手用品的“閑魚”平臺竟然也能買到銀行股。6月15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在“閑魚”上搜索“股金”二字,發現山東、江西、廣東等多省份的數十家農商銀行或農信社的股權出現在該平臺上。這些賣家都自稱是機構的自然人股東,因為急需用錢只能“拋售”手中所持股份,買賣雙方還可以“砍價”協商價格。

調查

多家農商行原始股閑魚被“叫賣”

“急用錢出售20萬股股金,原價1.5元每股,現1.3元每股。一般人買不到”“轉30萬銀行股金,感興趣的話點‘我想要’和我私聊吧”“低價轉讓100萬股自然人股金,可以拆分”……在大部分人的認識里,銀行股權轉讓多以企業之間轉讓或司法拍賣轉讓為主,自然人之間轉讓股份并不多見。然而,北青報記者發現,在“閑魚”二手平臺交易網站上,有不少自然人股東正在出售自己持有的銀行股權。

這些銀行多以農商行、農村信用社為主,遍布山東、廣東、河北、浙江、山西、江西、安徽、甘肅等各省份,其中以山東地區為多,粗略統計就有數十家。比如,山東聊城的聊城農商行、潤昌農商銀行、莘縣農商行;泰安的泰安農商行等。

從賣家發布的交易信息來看,被出售的銀行股權數量不一,少則幾千股,多則上百萬股;每股單價多不超過2元,少數要價每股超過6元;總金額一般都超過10萬元,上百萬元的也比比皆是。賣家一般還會貼出經過隱私處理的股權證照片,還特別注明“有意者請私聊”或“電話聯系”。

這樣的股權是否可以拆散零賣呢?北青報記者隨機聯系了四個賣家。他們轉讓的股份最多35萬股,其中三位都表示要打包整賣,不能拆散零售;只有一位賣家說可以拆散,但至少10萬股起售。四位賣家均表示,他們是農商行的自然人股東,最初是1元一股買的原始股,持股最長的已接近10年。

當然,持有股份更多的賣家拆散賣的可能性更大。比如,有賣家直接在商品頁面聲稱“低價轉讓100萬股自然人股金,可以拆分,感興趣的留言?!?/p>

成交后這些股權如何辦理過戶呢?賣家表示,需要當面簽協議,買家要來當地的銀行辦手續。他們也都保證這種自然人的股權轉讓“肯定是合法的,要不銀行也不會給過戶”。

追訪

靠分紅吸引買家 銀行上市前景難料

記者注意到,多名賣家在產品首頁都注明了分紅情況,以誘人的高分紅來吸引買家。

比如,某廣東賣家轉讓廣東省臺山農商銀行股金67650股,要價35萬元,合每股5.17元。賣家自述“稅后每股派息超過16%,去年有十送一股,今年十送五股”。

某山東賣家轉讓沂南信用社股金20余萬股,每股1.4元,自述“每年分紅8%”,還特意貼出了沂南農商行2020年度的分紅公告,公告顯示的分紅比例的確為現金分紅8%,但要代繳20%的個人所得稅。

不過,記者在調查過程中卻發現,一些前幾年分紅比例很高的農商行或信用社已出現分紅連續減少甚至不分紅的情況。某西部地區的賣家正在轉讓其持有的49.5萬股某農商行股權,他坦言,“銀行往年的分紅記錄有20%、10%、6%,2020年沒有分紅?!?/p>

多年來,在資本市場“造富”故事的激勵下,不少投資者都對上市前的原始股格外青睞。因此,一些賣家牢牢抓住這一心理宣傳,也有賣家誠實回答:“上不上得了得看運氣,無法保證?!?/p>

記者聯系的一名賣家表示,自己當時是以1元每股的價格入手的原始股,現在急需用錢所以想以1.6元每股的價格出售這筆股權,“價格是我自己定的,還可以商量。你接手之后也可以轉手賣給別人”。

這位賣家持有這筆股權近10年,每年分紅比例都在5%-8%,如果真以1.6元的價格轉讓出去,這10年的收益率已超過120%了。未來這家農商行還會有這樣好的分紅嗎?什么時候可以上市呢?對這兩個問題,賣家很謹慎地回答:“都不好說,要看運氣了?!?/p>

記者查詢發現,閑魚平臺上出現的不少銀行并未出現在A股IPO候審排隊名單中,甚至未開啟上市輔導。而過往案例顯示,小銀行的上市之路并不簡單,少則幾年,多則十幾年,其間還要經歷很多波折。

比如,東莞農商行自2012年起已有上市計劃,該行于2020年6月28日和2021年4月20日先后兩次在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前后歷經近十載,現在還在IPO路上。

關注

網上銀行股權轉讓有風險

記者發現,雖然閑魚平臺上“叫賣”農商行股權的賣家不少,但人氣普遍冷清,瀏覽量一般只有100多,點“我想要”私聊的潛在客戶基本都是個位數。

與此同時,在拍賣平臺上,絕大多數掛網拍賣的也是未上市的農商行和村鎮銀行股權,股權被頻繁拍賣、打到“骨折”依舊流拍的現象早已司空見慣。據不完全統計,僅5月31日一天,阿里司法拍賣平臺上就有5家銀行的股權流拍。

業內人士指出,中小銀行股權流拍或轉讓不暢,與其自身的經營風險大有關聯。在經歷了高速發展后,部分中小銀行的金融風險逐步暴露,不良貸款攀升、撥備覆蓋率下降、資本金不足等問題頻發,使得一些企業和個人放棄對它們進行投資。

業內人士建議,有關方面可搭建專門的股權交易系統或流轉平臺為銀行提供便利;如果條件許可,銀行也可以考慮通過建立員工激勵機制或者股權回購方式,在市場低迷的情況下回收自己的股權,在景氣程度好的時候進行減持,形成市值管理操作的可能性,這樣對銀行股權治理可能有一些幫助。

內存

不做功課購“股權”可能會吃虧

在閑魚上逛逛就能買到銀行的原始股,看上去好像十分劃算,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記者調查發現,這些股權并沒有經過公開的拍賣定價或交易所競價流程,而是由賣家自己要價。雖然買賣雙方也可以協商議價,但如果買家對涉及的銀行情況并不十分熟悉,對銀行業發展前景也不了解,就很容易只聽信賣家單方的“吆喝”,不僅可能付了高價,甚至可能接手一個“燙手山芋”。

將閑魚二手平臺和阿里司法拍賣平臺對比可發現,閑魚二手平臺上自然人股東給出的定價往往高于司法拍賣平臺的定價。

以上面提到的廣東省臺山農商銀行為例,賣家要價折合每股5.17元, 但是事實證明該農商行的自然股行情并非如此。北青報記者在阿里拍賣平臺看到,今年6月6日,臺山農商行48000股以223800元的總價成交,約合每股4.66元。4月25日,該農商行49500自然人股起拍價為232000元,合每股4.69元,一次出價記錄都沒有,直接流拍。

再比如,今年4月29日,一筆山東諸城農商行17.69萬股的股權在淘寶司法拍賣平臺上流拍,起拍價為22.36萬,約合每股1.26元,法院的評估單價為1.58元。一天的競價周期內這部分股權都無人問津。5月19日,諸城農商行一筆273873股的自然人股權在阿里拍賣平臺流拍,起拍價為425000,約合每股1.55元,也沒有一次出價記錄。然而,北青報記者發現,閑魚平臺上有人正以每股1.85元的價格出售21.9萬股諸城農商行的股金。

業內人士指出,此類平臺交易采用的是雙邊議價的方式,理論上不存在欺詐,但大多數自然人買家都不具備查詢手段,如果信息披露不透明,就會對股權的定價產生一些影響。再加上這類交易規模較小,比較零散,統一監管目前還不成熟,購買者更需要有專業的眼光和分析能力。


地方動態

2020年度(第十一屆)保險信息化技術峰會成功召開

第九屆中國工業數字化論壇在京隆重召開

2021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數字政府論壇在貴陽成功召開

2021(第五屆)中國客戶服務節在重慶盛大舉行

  • 協會要聞
  • 通知公告
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